反水

b站up主们主四欠
几乎无产出
APH
龙之谷
枪神纪大坑剁手买买买跪求吃安利
全职正在从同人下手

诹游见面会等(各种在线资源)

榛子响当当:

说明:同时有遊佐浩二、诹访部顺一两人参与的见面会或节目。


以下均为他人上传在线,在此仅作链接采集。





见面会:


花宵罗曼史2006 君に逢ひし刻 鈴蘭の昼


土豆


花宵罗曼史2006 君に逢ひし刻 牡丹の夜


优酷B站





花宵罗曼史2008 君に逢ひし刻 柊の夜



(诹少把大吉的签让给了yusa,然后自己抽到了大凶……)


土豆B站


花宵罗曼史2008 君に逢ひし刻 さざんかの昼


土豆B站


(遊佐浩二、诹访部顺一、铃村健一、保志总一朗、绿川光)


花宵见面会2008年见面会-特典MAKING


土豆B站


以上为一款手机游戏的见面会,每次都有现场广播剧,虽说是乙女游戏,但其实男角们互动都挺有爱的,yusa和诹少演一对兄弟,弟弟绝对是个腹黑年下攻,每次都把哥哥吃得死死的,yusa役的哥哥是学院理事长,白泽类型的花花公子,但很听弟弟的话。00和包子演一对双胞胎。






鋼鉄三国志DVD第一巻 特典映像 前夜祭


优酷   土豆1 土豆2    


(遊佐浩二、诹访部顺一、石田彰、宫野真守、伊藤健太郎、斎賀みつき、生天目仁美)


钢铁三国志夏季见面会:集结!吴下骏马之士~向着热风麾下~2007年8月26日


土豆优酷B站


(遊佐浩二、诹访部顺一、宫野真守、伊藤健太郎、斎贺みつき、三木真一郎)


钢铁三国志歌剧舞台第一部分~深紅の魂よみがえりしとき~ 


优酷 (前大半段是双簧舞台剧,后边声优出场,yusa和mamo主持)


钢鉄三国志歌剧舞台第二部分:声优对谈


B站优酷(优酷的接上一部分)


(遊佐浩二、诹访部顺一、宫野真守、小野大辅、乡本直也)


这是动画《钢铁三国志》的一系列见面会,虽然在我们看来很雷,但当时在11区意外的很火,还有舞台剧演出。剧情嘛,官方说不是基番,但是不是基番自己看了就知道,首先,孔明(子安)和陆逊(mamo)很基;其次,太史慈(伊藤)和吕蒙(石头)很基;再次,孔明和诸葛瑾(yusa)非常基;还有,孔明和周瑜(miki)也很基!对了,陆逊和凌统(斎贺)依然基!


最后,以上均有yusa和mamo主持,看完就知道mamo为什么会变成后来那个风格了。




雨月完成披露试写会2008


土豆B站


(遊佐浩二、诹访部顺一、福山润)


这是《雨月》动画的见面会,大致内容就是yusa和诹少两个抖S如何成功地把润润吓呆了的过程。






刻男组-PRESENTS TARO FESTIVAL 2011



B站土豆1土豆2


(遊佐浩二、诹访部顺一、岸尾大辅、平川大辅、鸟海浩辅、宫田幸季)


刻男组系列是一组广播剧,一共出了四部,分别是《桃太郎》《浦岛太郎》《金太郎》《一寸法师》,都是恶搞日本民间传说的。yusa演的是金太郎,桃太郎是尾巴,浦岛太郎是平子,诹少和宫田分役数角。总之,这是一部精神病患者集结的见面会,看的时候不要喝水。






THE UNLIMITED 兵部京介- 先行上映会event


B站


(遊佐浩二、诹访部顺一、东山奈央)


遊佐浩二&諏訪部順一 アニソンぷらす『THE UNLIMITED-兵部京介-』声优对话特典


土豆


《兵部京介》的见面会,诹游忘乎所以的互动让我一度怀疑他俩是不是忘记了旁边还有主持人姐姐和东山妹子的存在……






黑执事见面会(各种)


B站1(情人节篇)yusa被要求学猫叫那个


B站2(最后的晚餐,赤色的晚宴,今夜不过是OVA罢了)


B站3


(出席的人太多了,不一一列出,反正诹游两人基本都参加了)


其实我觉得黑执事见面会越到后边越无聊,不过2015年的这场诹游分在一组,yusa很美很安静。诹少倒是挺活跃,yusa大部分时候说话都是在接诹少的话头。


对了,还有yusa和小野一起捣年糕。




*********************************************************


电视节目:


諏訪部順一のとびだせ!のみ仲間 第一期20140831(嘉宾:遊佐浩二)


B站


遊佐浩二的明朗家族计划20141123(嘉宾:诹访部顺一)


优酷B站


遊佐浩二的明朗家族计划20141207(嘉宾:诹访部顺一)


B站


所谓的公款约会……




************************


其他:


雨月radio


(遊佐浩二、诹访部顺一主持)

马戏团奶喵可美prpr

强行一发草稿

凛月喵好想养一只呜呜呜

ritsu世界第一可爱^qqqqqqq^

新发型乱画

有生之年要是能有这样一套×

我女儿最可爱www

摸一只舞娘

卡莉果然是要帅得飞起的


电脑手机色差吓哭了

【冷战/露米】犯罪者&执法者(4)

ooc+bug
强行结局



自己必须要想办法逃走。

这个想法阿尔弗雷德不是没有过,只是在来到这里的第二个礼拜便放弃了。看着家里随意摆放丢弃的日常用品,阿尔弗雷德实在看不出伊万是个多么仔细的人,然而这样的一个男人却在有些地方细心地可怕。

因为阿尔弗雷德从来没有在这间屋子里找到过任何可以当做武器的东西。

不知道是对方特意防备,还是习惯使然。或许他曾经也这样囚禁过别人,而那人正好用了桌上的水杯从他背后偷袭了他的后脑勺然后逃走了。无论如何,阿尔弗雷德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这些东西,钝器也好、尖锐物也好,即使有重物,也绝不是能藏起来偷袭或是正面对抗时一下子举得起来的。

不过在这个快要熬不下去的第四个月的第一天,就好像愚人节最大的一个玩笑,伊万在反锁完门离开之后,阿尔弗雷德在矮脚桌上看到了一把锤子。

阿尔弗雷德的身影是在反应过后的两秒内移动到桌子旁边的。

他感觉自己盯着这把锤子的眼睛都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似的,好像只要自己有一瞬的恍惚,这把锤子就会带着自己从这座囚牢里逃出去的希望一起消失得一干二净。

阿尔弗雷德的手几乎是颤抖着摸上桌沿,手指触碰到木柄的那一刹那如同触电一般地屈起了手指,良久才下定决心似的握住了木柄。

“真是该死,和那个神经病待在一起久了,英雄也开始有些神经质了呢。”

阿尔弗雷德同一种奇怪地语调讲完了这句话,将锤子拿起,随即三步并作两步跨到了窗前。

只要砸下去,一切就都结束了。

不知真的是天音亦或是阿尔弗雷德自己的心声,他猛的抡起锤子往铁栏上砸。看起来锈迹斑斑的铁栏也的确禁不起这样的敲打,先是落下点点紫红色的铁锈,随即一根一根地断了下来。阿尔弗雷德突然停了下来,像是在缓冲,又用力朝边框上砸去,整个铁框被砸得变形,阿尔弗雷德拽着剩余的断栏猛的一用力,铁框就掉在了地上。

阿尔弗雷德垂着手,没有铁栏的窗户看起来顺眼多了,冬日难得的阳光照在大地上,由白雪反射回的光芒隔着灰蒙蒙等我玻璃,却是生生地刺痛了他的眼,然而他只是久久地盯着,仿佛那是一片美好的未来。

手起锤落,玻璃应声而碎。

破碎声之后就是一片死寂,阿尔弗雷德的呼吸不由得颤抖,他回头看了看自己待了将近四个月的房子,快速转身回到桌边拎起那个医药箱,将边缘的碎玻璃清理干净,阿尔弗雷德就踩上了窗框,毫不犹豫地往下跳。坠落时才发现伊万禁锢自己的这栋小房子只有二楼,双脚落在一片白雪上,腿一软,坐了下来。许久,阿尔弗雷德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一步一步地迈向与房子相反的方向,迈着迈着突然加快脚步跑了起来,紧接着手也跟着摆动了起来。

一切都结束了。

阿尔弗雷德像是使劲全力往前跑,他不知道自己的具体方位,不知道自己身正该往哪儿走,他只知道与这座囚牢相对的方向,一定是光亮。

“咔嗒,咔嗒......”

门锁被慢悠悠地打开,伊万推开了囚禁着阿尔弗雷德的房间的门,或许现在应该说是囚禁过他的房间。然而,看着空空如也的床和空荡荡的窗,伊万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任何除微笑以外的表情。他将手中的垃圾袋扔在床边,走到窗前向下看,雪地里先是出现了一个大坑,然后是一个又一个脚印,越来越稀疏,却越来越深,伊万扯了扯脖子上的围巾,坐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好一会儿才开口。

“结束了吗?”

伊万起身,解开衣柜的锁,从里面拿出一个背包,背包很鼓,里面大概是装满了物品。伊万背上背包,又将房门一层层地锁好,转身正走到楼梯口,突然顿身,回头望着重重防守的房门,露出了一个似是痴迷的笑容。

“现在才正要开始呢。”


END

强行开放式结局。

【冷战/局路】犯罪者&执法者(3)

ooc+bug
比较喜欢的一章
文笔渣小心食用




再一次醒来的阿尔弗雷德只觉得胃在不断地叫嚣,塑料袋里的牛奶和面包很快被他吞食掉,这才揉了揉眼睛去洗了一把脸。

退烧药的确没有白吃,阿尔弗雷德除了觉得嗓子还痒得难受以外基本没有了其他生病的症状。

环顾了一下安静地出奇的屋子,阿尔弗雷德走到了窗边。一条条铁栅栏包围着灰蒙蒙的玻璃,这就是伊万卧室的窗户,好像在自己被带到这里之前就已经安好了。阿尔弗雷德用指节敲了敲,该死得结实。透过铁栅栏的缝隙向外面看去,一片白色晃得他眼疼,转眼三个月,外面已是大雪纷飞,阿尔弗雷德不禁想起了每年冬天自家兄弟为自己做的枫糖煎饼,香甜而不黏腻的枫糖浆、松软的煎饼、一杯热牛奶,如同马修一向的安静和温柔。或许对于常年外出游玩的父母,阿尔弗雷德更爱他的哥哥,那个人总是在自己低落的时候安慰鼓励自己,忍受着自己种种的任性,紫罗兰色的双眸里总是闪烁着柔和的光芒。此时想起与马修的往事,阿尔弗雷德觉得那就好像温热的枫糖浆一样浇在自己心头。

可惜深切的感受到这些,是因为身处在孤立于冰雪之中的牢笼。

阿尔弗雷德按了按鼻梁,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愤恨地往墙上踹了一脚,不免看到了自己前些日子留下的脚印。伊万的卧室没有地板,只是冷冰冰的水泥地,他从不穿拖鞋,阿尔弗雷德也是。伊万平日里总是早出晚归,阿尔弗雷德不过问,不仅因为这表现起来好像小媳妇,更因为他怕知道伊万干的勾当却无从阻止。

在阿尔弗雷德拆开第三包薯条的时候,他听到了门锁的声音。正思虑着要不要躺在床上装装死,伊万高大的身影就挤进了小小的房间。

“看来你的病已经完全好了呢。”伊万将手中的垃圾袋随意往地上一扔,“能吃得像猪一样肯定是没事了。”

阿尔弗雷德本想送给他一个白眼,但他很快察觉到了不对。伊万的大衣上有明显的血液干掉后的褐红色,房间里的空气是也变得猩浓起来。阿尔弗雷德戴上眼镜,死死地盯着角落里的黑色垃圾袋,像是要把它盯出一个洞来。

“你不会,把什么东西带回来了吧。”

话音一落,阿尔弗雷德发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对于口中的“什么东西”自己早有了八成的判断,但对于未曾真正亲眼见过凶案现场的阿尔弗雷德而言,这样的血腥味和紧张的气氛就足以让他做一个好梦了。

“你不喜欢,我就拿去楼下仓库吧。”

伊万好像只是眨了眨眼睛,随即咧开嘴笑了起来,走到角落提起地上的袋子。感受到阿尔弗雷德紧绷的眼神,伊万似乎笑得更开心了起来。

“要看看吗?”

“拿远点!”

阿尔弗雷德捏住薯条包装袋的手渐渐蜷紧,眉头和鼻梁都皱起了一道道褶子,他甚至想现在就冲去厕所把刚才吃的所有东西都还回自然。

“呐阿尔。”伊万的笑容突然间垮了台,紫水晶一般的眼睛闪烁着异样妖冶的光,“这是一个自称来调查失踪人口的人。哈,那个人个子矮矮的,和你一样是金发呢,是叫保尔吧,真是老实可爱的孩子啊。”

阿尔弗雷德顿时感到一股恶寒从自己的背脊悄悄爬上整个背部,尤其是在听到昔日好友的名字时,双眼有一瞬间失去了焦距,本能地打了一个寒噤。伊万顿了一会儿却又嘻嘻地笑了起来,眼睛眯成一条弯弯的线,眉头却皱了起来。

“真是好可惜呢,如果不是因为那孩子是来找你的,或许我还能和他做好朋友呢。”

音调不轻不重,却一字一字敲在阿尔弗雷德心坎上,一整句话像是一根麻绳勒得自己根本喘不过气,一切的信息被大脑重新处理过后得到的只有一句话。

他手里的人是因为你而死的。

阿尔弗雷德颤抖的手支撑着自己站立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当时看向伊万的表情多么奇怪,他只知道自己的眼角止不住地跳动,却硬生生地勾起了嘴角。沉默的空气像是要令阿尔弗雷德窒息,他忽然冲到伊万面前一拳头挥向对方满是笑容的脸。

“疯子...你这个疯子!伊万·布拉金斯基!你有种连我一起杀了啊!真他妈操蛋!”

阿尔弗雷德好像不解气地又抓住伊万的衣领,一拳一拳地砸在他的胸口和肩膀上,却没有发现自己拳头根本毫无威慑力,反而越打越软,最后竟是颤抖着停在了两腿旁边。正当阿尔弗雷德因愤怒而大口地呼吸时,伊万抬起脚把自己踹向了床边,阿尔弗雷德腿一软,顺势坐在了地上。只是几步的距离,伊万走的很慢很慢,直到停在阿尔弗雷德的面前。他蹲下身,抓着阿尔弗雷德的刘海把他的头往上一提,表情平淡得让他身体一颤,对于强者本能的恐惧让他没能直视伊万浑浊的双眸,他只是在类似大脑缺氧的晕迷下清楚地听到了一句话。

“那只是迟早的事,阿尔弗雷德。”



TBC

【局路】我摔倒了需要猫咪治愈才能起来

情人节和前男友们去猫吧
猫真的都是超傲娇,爱吃不给摸×
强行局路强行情人节贺文
路喵出没
ooc+bug



所以为什么会是现在这种尴尬的状况。

局长和狮子两个大男人面对面坐在猫吧的双人座,身边围着各色各样的猫咪。

“我还是更喜欢狗。”

狮子无奈地看着那只站在桌子上一直伸爪玩着自己铃铛的折耳。

“是谁说自己在情侣狗面前摔倒了,要猫咪治愈一下才能起来的?”

局长撇了撇嘴,把用五星好评换来的猫食放在手心里喂给身边的猫。

猫咪们正吃的起劲,局长瞥到身旁的椅子上有一只黑色的英短伸长了脖子往这里看。拿他那垂涎的样子没辙,局长倾身将手伸到他嘴边,可那只英短却转身跑走了。

令局长奇怪的事情还在后头。

用店里的逗猫棒引着一只波斯上下跳蹿,局长似乎又一次感受到了灼热的目光,回过头,发现那只英短正盯着自己手里的玩具,尾巴不停地拍打着地板。可同样的,当局长过去在他头顶甩着逗猫棒时,猫咪又躲到了椅子底下。

局长实在觉得好玩,就把逗猫棒放在椅子上假装离开。过了一会儿,那只英短探出了黑色的脑袋,白色的爪子一下一下地撩动着玩具上的小铃铛。

局长倚在墙边不由得笑了,突然俯下身一把将英短举高高,然后回到座位上让英短坐在自己的腿上。轻轻安抚着有些发抖的猫,局长笑着开口。

“你说你是不是成精了啊?”

然后发现猫咪的耳朵抖了抖,随即把尾巴蜷在身侧,形成一个猫锅乖乖地趴在局长的腿上。

“狮子啊。”

“嗯?”

从一群争食的猫咪中抬起头来的狮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发现猫倒真的是挺治愈的。”





我失眠了要路喵亲亲才能睡着×

【冷战/露米】犯罪者&执法者(2)

ooc+bug
第一章好像是收到系统温馨关怀了
无意义的一章
强行感情线
文笔渣慎入


第二天一早,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的状况更加不好了。一身的伤,全身的酸痛,再加上这该死的家伙晚上居然没给自己盖被子。阿尔弗雷德只觉得自己的头前所未有的胀疼,如果说昨天还能活动一下的话,他今天真的是一点力气也使不出了。

“上帝啊。”

阿尔弗雷德开始有一点后悔自己小时候没有好好的做祷告,这一定是上帝给他的惩罚。

他勉强地抬起手摸了摸额头,该死的,烫得可怕。但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向伊万那家伙示弱以换得同情和照顾,何况他根本不知道那高大的南斯拉夫男人什么时候才会回到这座层层枷锁的牢房。有那么一瞬间,也许也只有那么一瞬间,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就这么烧死了也不错,至少不用再受那可恶男人的凌辱和玩弄,不用在回到家前经历等待的煎熬,甚至在自己的父母和兄弟面前还要装成没事人。

他试图下床,结果无力得可怕的腿根本无法支撑住他的身体。他就这么坐在地上,靠着床沿。

什么时候自己也会开始思考人生了?他突然想起了不久以前自己那位粗眉毛的表亲,那个正宗到令人发指的英国男人在一次极度生气的时候所说的,你什么时候能学着放下你那套幼稚的英雄理论,总有一天你会为它买单!阿尔弗雷德想他现在总算明白了,他开始后悔了,这或许是他人生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后悔自己一时冲动只拿着一把m617就英雄一般地往那个变态那里冲结果落到这么一个下场。

阿尔弗雷德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脑袋昏昏沉沉的,还好他还能保持理智。他有些难以忍受高烧伴随的反胃和干呕,不过他也吐不出任何东西,毕竟距离他上一次进食已经起码过了十几小时。完了,自己真的要死在这种破地方吗,那真是太不英雄了。

“咔哒。”

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开锁声。

虽然阿尔弗雷德不愿意承认,但他当时确实感到了欣喜。

“感觉怎么样我的小警官?”

阿尔弗雷德没有直接回答他,一方面他是真的累了,另一方面他脑海里也产生了想要看看这只熊会怎么做的念头。

伊万没有听到阿尔弗雷德的回答。老天,他的小猎物不会逃跑了吧。伊万心里想着加快了手上开锁的速度。不过要是他真的跑了......伊万打开了最后一道锁。

他会让阿尔弗雷德为自己的勇敢付出代价的。

他轻笑着走进房间,但只是微掩的门出卖了他的慌张。数秒后他便沉沉地呼了一口气,阿尔弗雷德正倚着床沿坐在地上,伊万不知道他怎么了,他伸手探了探阿尔弗雷德的脸,感受到了高于常人的体温,这才确信他只是因为发烧而无力与自己针锋相对。

当他看到阿尔弗雷德有气无力的笑的时候,他花了好大的力气让自己忍住不要一拳打上去,好歹他是病人。

这家伙是想要借机玩弄自己吗,讨人厌的美国佬。

意外地没有将掩着的门锁上,伊万径直走到房间另一角拎起了昨天还没收拾掉的医药箱,在里面翻出了退烧药。

那个医药箱看上去小小的,倒是五脏俱全。

阿尔弗雷德半眯着眼睛转过头看着伊万的动静,一盒药突然砸在了自己的额头上,他下意识地挡了一下手却慢了半拍。

这一幕被伊万看在眼里,嘴边的笑意在慢慢扩大。

“看来笨蛋是不会生病的这句话,有点不太准呢。”

阿尔弗雷德的思维似乎越来越跟不上节拍,也似乎是神游到了什么地方,许久才回了一句。

“去死。”

“我要是死了谁会给你药吃呢,或者说,”伊万提了提另一只手上的袋子,“食物。你应该很久没吃过东西了吧,嗯?”

“还不是你害得,该死。我这两天不是睡觉就是受伤。”

阿尔弗雷德拆药盒的手指有点颤抖,用了好久的力才把胶囊从锡纸盒里拨出来,直接塞进了嘴里也顾不上喝水。

“还有做/爱,亲爱的。”

“那也是受伤之一。”

没等阿尔弗雷德示意,对方却倒好了一杯凉开水给自己,这让阿尔弗雷德有些讶异却也没有表现得过分。

“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

“你不怕我逃走?开这么大的门。”

片刻的沉默后事阿尔弗雷德先开的口,嗓子热得不行,平时高音调的声音也被迫降了调,伊万觉得他喜欢这种声音,这会显得阿尔弗雷德比较性感而不是讨人厌的聒噪。

“如果就你现在这副蠢样子也能逃走的话,我这辈子就不再碰伏特加。”伊万特意加重了蠢字的字音,打横抱起地上的英雄放在床上。这小肉团好像真的瘦了,轻了不少呐,“感谢我帮你减肥吧,醒了记得自己找吃的,我还有事要......”

后面的话阿尔弗雷德听的不仔细,药效很快发挥了出来,他只觉得整个人变得轻飘飘的,然后陷入了两天以来的第三次沉睡。


TBC

A酱贼啦好看!A酱最漂亮!

想要看帅气的A酱!想要被A酱骂撒币!prprpr